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仕满的教育博客

——行走在教育路上

 
 
 

日志

 
 

【转载】2016-2017下学期第三次例会推荐学习文章(共3篇)  

2017-03-20 08:42:15|  分类: 教育资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导读:

目前我校“解放思想、凝心聚力、真抓实干”大讨论活动进入学习讨论阶段,结合活动方案,向先进学习、向模范学习、向典型学习,现选取三位感动中国的教师事迹供大家学习,您从她们的事迹中学到了什么?请把所思所想回复在文章后面。

  

36年扎根乡村讲台

——江西乡村教师支月英

 

28日晚,江西一位平凡的乡村教师站在了2016年感动中国十大年度人物的颁奖舞台上。她叫支月英,36年来坚守在宜春市奉新县澡下镇白洋教学点,从“支姐姐”到“支妈妈”,一张小小的山村讲台,彰显出她内心的大爱。当晚,当记者独家连线在北京颁奖现场的支月英时,她略带激动但言语朴实无华的言语中,脱口而出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想孩子们了,我好想赶快回去看到他们。”对于获得的荣誉,支月英称自己只是一个平凡的人,做着一件平凡的事“我不是因为看到希望才坚守,而是因为只有坚守才能有希望。”

  感动中国2016年度人物评选组委会给支月英的颁奖词是:“你跋涉了许多路,总是围绕着大山;吃了很多苦,但给孩子们的都是甜。坚守才有希望,这是你的信念。三十六年,绚烂了两代人的童年,花白了你的麻花辫。”

承诺:36年扎根乡村讲台

  1980年,江西省奉新县边远山村教师奇缺,时年只有十九岁的南昌市进贤县姑娘支月英不顾家人反对,远离家乡,只身来到离家两百多公里,离乡镇45公里,海拔近千米且道路不通的泥洋小学,成了一名深山女教师。

  一到白洋教学点,她发现这里条件比想象中还要艰苦。学校地处江西省奉新县和靖安县两县交界的泥洋山深处,交通不便,离最近的车站都要20多里地,师生上学全靠两条腿在崇山峻岭间爬行。山村生活条件异常艰苦,食品稀缺。支月英像当地人一样,自己动手种菜。当地老百姓十分疑虑:这外地姑娘能坚持下来吗?是不是想过渡一下,过不久就溜掉?这话不假,山旮旯太偏太穷,前些年,教师如同走马灯似的来了又走。但过了一年又一年,乡亲们不但看到支月英坚持了下来,还看到无论刮风下雨、结冰打霜,她都一个个送孩子回家,像自己亲人一般对待。于是乡亲们议论开了:“这位老师靠得住,肯定会用心思教好我们的孩子!”但也有不同声音,“莫想啊,顶多再过两年就会走掉,我们这地方哪能留住这般好老师啊!”冬去春来,寒来暑往。这位外乡的女教师,用自己36年的倾心守望,兑现了自己的承诺,成为深山乡村人人尊敬的人民教师。

“不是看到希望才坚守,而是只有坚守才能有希望”

  在白洋山村,支月英与一双双渴望知识眼睛相伴。她教孩子们读书识字,唱歌跳舞,认识大千世界。但贫穷的山村并不是世外桃源,山村的教育更显落后。但艰苦的条件并没有难倒支月英。刚参加工作时,她的工资只有几十块钱,有些孩子交不起学费,家长不让孩子上学,支月英经常为学生垫付学费,垫着垫着,有时买米买菜的钱都不够,她只得去借,家人不理解,劝她赶紧离开,她总是笑着说:“日子会好起来的!”后来,支月英被任命为校长,肩上的担子更重了,工作也更忙了。她既要承担教育教学任务,还要做好教学点的管理服务工作。

  穷山村的学校破烂不堪,她买了材料,把教室修好,把冬日刺骨的寒风拒之窗外,学生在教室里暖洋洋的。学校不通班车,每逢开学,孩子们的课本、粉笔等都是支老师和其他几位同事步行二十多里的山路肩挑手提运上山的,一趟下来,腰酸腿疼,筋疲力尽,浑身酥软。山村的家长重男轻女,不让女孩读书,支老师走门串户,与家长促膝谈心,动员家长把孩子送来学校,没让一个山村孩子辍学在家。

  母亲从老家来学校看她,看到女儿步行二十多里到山下接自己,心疼不已。支月英对母亲说:“这里山好,水好,村民朴实善良”。母亲心疼地说:“你就净说好!”她只是望着母亲笑。其实她心里装满了对亲人深深的愧疚,她何尝不想尽享天伦之乐,但她更愿意把爱意播撒在这青山绿水,让这份爱生根发芽,承载起贫瘠山村的绿色希望。在颁奖现场,当记者连线支月英时,她用朴素的语言告诉记者:“我就是一个非常平凡的人,做着一件平凡的事,我不是因为看到希望才坚守,而是因为只有坚守才能有希望。”

一人一校多次婉拒调任

  为了提高教学质量,支月英除了自学外,每年都积极参加各类教育培训,不断提高教育教学能力水平。她努力创新教学方法,不断学生学习效率,总结出适合乡村教学点的动静搭配教学法。她真诚对待每一个学生,把以人为本的教育思想融入到教学过程中。在她眼里没有差生概念,只是爱好和特长不同。她循循善诱的教诲,像甘泉、像雨露,滋润着每年一个深山孩子的心田。在她的精心教育下,一个又一个学生走出大山,成为各行各业的骨干。

  一人一校的工作特别辛苦,支月英老师经常累得头晕眼花。她血压偏高,导致视网膜出血,只有一只眼睛正常。更让人揪心的是,20031018日上午,正在讲课的她身体剧烈疼痛,几位家长迅速把她送往医院,医生诊断她身患胆总管胆囊结石,并马上进行了手术。住院的几天,她心里一直惦记着她的学生。刚刚出院,就立刻回到了学校。2012年暑假,为了解决白洋村教学点校舍破旧问题,上级教育部门决定新建校舍。支月英就起早摸黑,一边教学,一边照料施工,帮工人做饭,将丈夫也拉来帮忙。整个暑假,支月英都是在校建工地度过的。如今崭新的校舍宽敞明亮。乡亲们看到崭新的校舍,感动不已。

  既是校长、老师,又是保姆,上课教书、下课照应学生玩耍。家里人担心他的身体,总是说:“你也年过半百了,身体又不好,别的老师都往山外调,而你还往更远的深山里钻。”她乐呵呵地说:“如果人人都向往山外,大山里、山旮旯里的孩子谁来教育,山区教育谁来支撑。”各级领导关心她,几次要给她调换工作,但她每次都婉言拒绝。

“我亏欠了自己孩子,但我有了更多的孩子”

  支月英其实也有自己的孩子,但为了山里的孩子们,她选择了亏欠。“这么多年来,我亏欠了孩子太多,但为了山里的孩子,我只能祈求孩子的原谅,因为我放不下山里的孩子们,他们也是我的孩子。”支月英略带哽咽的说出这番话,“不过我的孩子现在已经完全理解我了,并且也非常支持我。”

  这次参加颁奖,支月英离开教学点已经有一段日子了,但山里的孩子们却心心念念的牵挂着她,“孩子的家长们都通过微信向我拜年,孩子们也在微信里奶声奶气地说想我了,其实我也非常想他们,非常非常想,我迫不及待地想赶快回去看到他们。”

  “我只希望山里的孩子们,能好好学习,走出大山,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这就是支月英对孩子们最大的希望。(中国江西网,记者 戴炜亚 朱振雄)

 

雪域高原绽放并蒂莲

——四川教师夫妇胡忠、谢晓君

 

 “当师德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逐渐成为稀有时,你们用最纯朴的行动告诉世人,教育的本质是让更多的学生得到温暖的爱,通过教育成为一个大写的人。”23日,四川教师夫妇胡忠、谢晓君坚守雪域高原支教12年,当选为感动中国2011年度人物后,各大媒体纷纷对两人的事迹进行报道,引发广大网友们的持续关注,他们纷纷在网上留言表示敬意。 

  面对荣誉,胡忠、谢晓君夫妇谦虚地说:“我们只是平凡人,做的也是很平凡的事情,不值得大家这样追捧。” 

  一次旅行改变一生 

  2000年,成都市石室联合中学化学教师胡忠和音乐教师谢晓君夫妇的女儿出生了。孩子8个月了,胡忠对妻子说,国庆大假我们去甘孜塔公草原旅游吧,也好给孩子断奶。 

  一路上,谢晓君被塔公草原美丽的景色所倾倒,但更触动她内心的是,在塔公乡的西康福利学校,谢晓君看到了众多孤儿渴求知识的双眼。 

  回来的路上,两口子没怎么说话。后来,丈夫胡忠告诉妻子自己哭了一路。和妻子商量以后,胡忠向学校交了辞职信就去西康福利学校任教了。虽然孩子还不到1岁,但谢晓君选择了无条件支持丈夫,“当时也没考虑什么,只觉得那些孤儿太可怜了,他们需要老师啊。” 

  西康福利学校是甘孜州第一所全免费、寄宿制的民办福利学校,胡忠以志愿者身份到学校当了一名数学老师。而那以后,谢晓君的所有假期都在西康福利学校度过的。她为孩子们排练节目,教唱歌、舞蹈,教汉语,时间长了。藏区像一块磁石一样吸引着谢晓君,她和孩子们的感情越来越深。 

  回到成都的日子里,那些孩子们纯净的眼神常常让谢晓君魂牵梦绕、难以割舍。她产生了无比强烈的愿望:到塔公去! 

  音乐教师艰难转型 

  2003年,成都市教育局选拔一批教师到甘孜州支教,谢晓君立即递交了申请,最终如愿以偿到了西康福利学校。第一年,她担任的是音乐老师、自然老师、图书管理员和生活老师。 

  这是一次艰难的转型,在成都最好中学担任专职音乐教师的谢晓君开始硬着头皮学做实验,学图书管理,学做“妈妈”。在家从未踩过缝纫机的她学着在缝纫机上给孩子们做鞋垫。一双鞋垫她要做半天,但当看到孩子们拿到鞋垫时欣喜的眼神,谢晓君感到由衷的快乐,于是为孩子们做了几十双鞋垫。 

  刚到塔公的那个冬天,停了一个月的电,连开水也没得喝,谢晓君感到前所未有的冷。她学着用炉子烧开水,“我不会烧炉子,一个藏族老师就帮我烧,她端着炉子在操场上跑,说这样有风。哈哈……很辛苦地把开水烧好了。哎哟!我第一次发现原来喝开水也那么幸福啊!” 

  一年过去了,学校让谢晓君担任四年级的班主任并任教四年级和一年级的语文。学校缺乏教参,谢晓君让妈妈从成都买来很多语文教学配套参考书,认真备课、负责地教这些不会说汉语的藏族娃娃。第二年,谢晓君又主动向石室联中提出继续支教的申请,并连续支教了3年。这3年中,她连续两年被西康福利学校授予“优秀教师”称号。 

  调进甘孜永远留下来 

  20068月,谢晓君支教期满,石室联中给她安排了初一(7)班的班主任和初一年级14个班的音乐课。在孤儿们的泪光中,谢晓君离开了耕耘3年的福利学校。 

  回到成都的谢晓君重新过上了都市人的生活,再也没有停电和寒冷的困扰,再也没有繁重的课时量。但她内心常常涌动的却是一种歉疚和失落,“我眼前常常浮现藏区孩子们期待的双眼。我是享受到了好的生活,可是那些孤儿呢?因为我的离开,他们又重新从希望之巅跌到了谷底。” 

  经过与亲人反复协商后,谢晓君作出了调进甘孜州的决定。20072月,谢晓君将工作关系调入康定,成为康定县塔公乡木雅祖庆学校的一名汉语教师。 

  “对这一重大决定,我至今没有任何遗憾和失落。相反,我的内心拥有了从未有过的满足和幸福。我坚信我在履行一名教师应尽的职责!”谢晓君说。 

  2007年春季,谢晓君作为康定县的公办教师来到新建的塔公乡木雅祖庆学校,教两个班汉语兼任学校大队辅导员。她把7岁女儿也带来读书,自己住教师宿舍,女儿住学生宿舍。女儿在学校喊她“老师”,“我的女儿和学生是一样的,学生就是我的孩子。”她说。 

  无怨无悔把爱延续下去 

  这期间,胡忠一直在西康福利学校默默工作着,他先后担任过3个年级的班主任、男生生活老师、全校思想品德老师,从教务主任、后勤主任直至升任校长。12年间,胡忠仅回过5次家,和妻子也只能两三个星期见一次面。 

  在学校,143个孤儿都叫胡忠“阿爸”。12年中,胡忠不仅教会了他们知识,给了他们一个家,还以自己的经历感染着这些孩子。毕业的学生中,44人考上了大学,10多个孩子已经跟胡忠约好,毕业后回到藏区工作。 

  今天的西康福利学校占地50多亩,篮球场、教学楼等一应俱全。木雅祖庆学校也从最初的600名学生发展到了1650名,校舍从4间板房变为面积超过9000平方米的现代化楼房。 

  如今,作为校长的胡忠,身份却仍是志愿者。长年的高原生活,谢晓君落下了背痛的顽疾,而刚刚40岁出头的胡忠已是满头银丝。获评感动中国人物后,成都市教育局表示将尽快解决胡忠的公办教师身份。 

  “爱心是幸福的源泉。我们相信,爱心会传递下去,力量会越来越强,甚至可以改变一个地区的命运。”获评感动中国人物后,胡忠和谢晓君动情地说,他们会继续坚守在高原,把这份爱延续下去。 

 

 

最美乡村女校长

——河南一所农村希望小学校长李灵

 

  2009年夏天,郑州大街小巷。一个衣着朴素的女孩边嚼着干粮,边奋力蹬着三轮车,专门收购小学教辅图书,而且给出的价钱也比一般“破烂王”高得多。这个场景,被一个名叫“莫笑书生无情”的网友看到。他拍下女孩骑车收书的照片,发到了网上。

  “希望每一个曾经有过这种经历的人,可以稍稍给女孩尽一点力量……”写着简短文字的照片,迅速引起巨大反响。很快,人们知道这个女孩叫李灵,是淮阳县一所农村希望小学的校长;为了让几百名孩子有书可读,27岁的年轻女校长只身来到省城收购旧书。

  收书,一个源于普通乡村教师质朴心愿的举动,让无数人为之动容。李灵的作为,也赢得了由贾平凹、阎肃、崔永元、于丹、金庸、冯骥才、喻国明等35位各界名流组成的“感动中国”推举委员会的喝彩,她被推举为CCTV2009“感动中国”首批30名候选人之一。

  近日,记者再次探访李灵,感受发生在李灵希望小学里的点滴故事,也感受到,成名后李灵依旧坚守着自己的信念,未有丝毫改变……

  【学生】不叫她老师而叫大姨

  1211日上午,淮阳县许湾乡曾庄村。天冷,风寒。

  李灵的学校紧挨着村子主干道,校名简单,只在门楣上写了“希望小学”四个字,旁边挂着一块黄色匾额:周口幼儿师范学校教育基地。当地村民说,这个匾额以前并没有,“李灵出名后,才挂起来的”。

  学校很小。从只有一间办公室的办公区穿过一道围墙到教学区,只有十几步距离。8间教室分属五个年级,容纳了460多个孩子。教学区最南端的一间屋子辟

  作“希望书屋”,存放着学校最近几个月以来受赠的数万册图书。

  学校没有操场,教室门前一块三四百平方米的空地,就是学生们活动的场所。空地角落里放着一个单杠、一个滑梯和一个旋转木马,它们是李灵前几年收购的旧物件,也是学校日常使用的全部体育器械。

  孩子们正上课,琅琅书声不时从教室里传来。

  快下课时,李灵拿着一件崭新的蓝色鸭绒袄,匆匆赶到四年级教室门口,让老师喊出一个小学生。“这孩子太可怜了。”李灵要找的学生叫高森,家住许湾乡高庄村,今年10岁。几年前,高森的妈妈不幸去世,爸爸患了精神病。去年,爷爷和叔叔也相继离世,高森和年迈多病的奶奶相依为命。

  高森长得虎头虎脑的,看见李灵就跑过来抓住她的手,叫了声“大姨”。李灵把孩子揽在怀里,给他穿上鸭绒袄,整理好红领巾,上下打量着:“嗯,大姨买的衣服正合身呢!今儿风大,出门别忘戴上帽子。”

  高森摸着新衣,眼睛里忽然涌出泪水,赶紧低头用手背抹了抹,推门进班。

  下课了,学生们飞出教室,看到李灵站在操场上,潮水般围拢过来,有的拉胳膊,有的抱着腿,“大姨、大姨”的叫喊声,在小小校园四处飘荡。“这些学生哪,真是缠人。”好不容易“挣脱”了孩子们,“诉苦”的李灵脸上却洋溢着幸福的快乐。

  在这个学校,孩子们不喊李灵“老师”或“校长”,他们叫李灵“大姨”。按当地民俗,这个称呼几乎等同于“妈妈”。

  【乡亲】“孩子交给她我们放心”

  “李灵是个心地善良的好女孩,把孩子交给她,我们放心。”曾庄村村民曾宪振在希望小学门口开了家小饭馆,几年来,他亲眼看着李灵每天忙碌操劳,从一个胖乎乎的女孩,渐渐变得消瘦憔悴。

  曾宪振说,李灵打心眼里喜欢孩子,孩子们当然亲近她。“等俺孙子长大了,就送到李灵的学校。”他说。

  嫁到外村的曾敏,宁愿把自己4岁的女儿寄养到娘家,托付给希望小学幼儿班。“孩子在学校饿不住,冻不住,伤不住,交给李灵俺不操啥心。”曾敏说,再过几年,女儿准备在李灵的学校上小学,“如果李灵办中学,俺还叫闺女跟着她上学”。

  希望小学现有460多名学生,80%的孩子是留守儿童,其中四分之一来自曾庄。前不久发生在学校的一件事,让更多乡亲对李灵寄予了信赖和厚望——

  今年8月,李灵带着4个学生乘坐D字头火车,到北京游览长城、鸟巢,参观北大、清华。一个星期的北京之旅,让这些之前连县城都没去过的孩子大开眼界。回校后,4个孩子的学习成绩突飞猛进,有3个名列班级第一名,一个二年级学生是班级第三名。孩子们的经历和巨大变化,轰动了十里八村。

  “9月份开学一下增加了100多个学生。”李灵说,乡亲们越喜欢她,她越感到责任重大,不能让孩子们在学校有任何闪失,期望他们个个成绩优异,顺利升入中学,考上大学。

  【父母】闺女曾常躲在屋里哭

  烈日炎炎,脚蹬三轮,走街串巷,收购旧书——今年夏天,出现在郑州街头的这些场景,构成了一帧非同寻常的“李灵映像”,留存于人们的记忆中。

  “当时灵儿去郑州干啥,俺都不知道。”李灵的母亲刘桂芝,是个朴实厚道、不善言谈的农村妇女。她说,今年一放暑假,李灵对她爸说想去郑州,她爸以为女儿是去游玩,并没放到心上。“6月底的一天,有个报社记者找李灵,俺才知道孩子吃了恁大苦!”刘桂芝回忆,记者拿出李灵骑着三轮车的照片,说她在郑州光收小学生用的书,饿了渴了就啃干馍,喝白开水。

  “俺心疼得受不了,灵儿是个女孩子,还没成家呢!说心里话,俺怕人家说她不像个女孩样儿,办个学人都办傻了,将来谁还敢跟俺闺女提亲说媒啊?”刘桂芝说。

  李灵的家在许湾乡程寺村,离学校三里远。2002年,李灵从淮阳师范学校毕业后,打算办一所小学。“孩子想办学,我当然支持。”教了近40年政治课的中学教师李丙兴忆起女儿李灵当初的决定,说当时就和她结成了“同盟”。他帮助李灵租用校址,借遍所有亲朋好友的钱建起了校舍,又聘来十多名老教师。

  学校办起来了,油印机、大喇叭、书桌、教具等是李灵从别校淘汰的旧物件中买来的,简单翻修后派上用场。随着学生的不断增多,民办学校无法享受国家免费教育,教辅材料大量匮乏,成了李灵的心病。

  “闺女经常躲到屋里、厕所里哭,我和她爸劝她,说实在不中,学校就散了吧。可灵儿说再难也要办下去,村里很多人出门打工了,留家的孩子不上学不行。”刘桂芝说,看李灵态度坚决,她和老伴在学校搭个窝棚,吃住在学校,陪着女儿。

  记者看到,李灵父母居住的小屋四面用塑料布遮挡,顶棚覆盖石棉瓦,不足15平方米的屋内凌乱、拥挤、逼仄,除了一张大床,就是角落里码放着的几台未开箱的电脑和一些教具。“这些东西是好心人捐的,不能弄坏了。”刘桂芝说。

  时近中午,刘桂芝走进窝棚旁边的厨房忙着烧菜。“几百个孩子在学校吃午饭,俺请了几个亲戚过来帮忙,今天吃大肉烩菜和白面馍。”刘桂芝告诉记者,李灵86岁的姥姥在老家种了一亩地菜,隔几天就让人送来一些。“叫孩子们上好学,吃好饭。这是灵儿定下的规矩。”刘桂芝说,女儿的话,“不能不听”。

  【李灵】最怕辜负大家的爱

  图书6万多册、书柜20个、电脑8部、钢琴一部、电子琴4部、衣物和体育器材若干、捐款11万多元……这些来自社会各界的捐赠,被李灵一一登记珍藏。

  “我们缺什么,社会就给什么,这逼着我们要有更大的提高。做不好,良心上过不去!”李灵在郑州收

  书的时候,许多送书给她的人没有留下名字,这让她觉得很遗憾。后来,只要有人给学校捐款捐物,不管捐多少,李灵一律记在本子上。

  李灵经常翻看这个小本子。有空的时候,她会一一打电话或者发短信,向每一个帮助她的人说声“谢谢”,有时她还登门拜访。一个叫陈万春的老人捐了两万元。老人家在新密,李灵选择一个周末,带上两个学生和一些土特产,坐车到新密看望陈万春。

  每收到一笔捐款,李灵都会主动询问捐赠人钱想怎么用。一个在外地打工的人每个月给学校捐200元钱,李灵在电话里和他商议好,用这笔钱批发桶装水,解决孩子们喝水的问题。

  后来,捐款人给李灵发来一条短信:“你念念不忘别人的恩惠,心中常怀感激之情,足以为人师表、学生楷模。”李灵说,等将来有了新校舍,一定要立一块碑,刻上所有捐助人的名字,一块碑不够用,就再立一块。

  在学校,李灵把对捐助者的感恩,化为对孩子们的爱。

  按规定,在学校吃饭的学生一顿要交一块钱。“四、五年级的孩子,一顿能吃三四个馒头,一块钱根本不够。”尽管如此,李灵还是让食堂尽量把伙食办得好一点,除了馒头,还有包子,每周孩子们还能吃上一次煮鸡蛋和油炸丸子。

  这段时间闹“甲流”,李灵买来十几支温度计和一堆备用药,分发给每个班主任,叮嘱说:“小孩有病直接送医院,不管家长来不来,医药费记到学校账上。”

  尽管是民办学校,但李灵没有把学校当做“私产”。这学期,李灵还准备把一部分图书借给其他学校用,“必须保管好,再旧的书我也不能让它丢了。”她说。

  采访中,记者获悉,淮阳县已经批了12亩地,准备扩建李灵希望小学。尽管建校资金还是个大问题,但李灵已经在规划新校:“新学校想建成‘品’字形,在门口设个文化长廊,里面是文化大院,除了标准化教室,还要有图书室、电脑室、音乐教室和学生宿舍。用不完的地,可以种点菜,让孩子们自己劳动。”

  更让李灵高兴的是,今年9月开学时,周口师范学院的3名毕业生邵慧莲、李莉莉、毕霞来到学校,要在这里支教两年。其中邵慧莲家在太康县,进校至今,还没回过一次家。“李灵姐把学校当成了家,这里条件再苦,我们也都能坚持下去。”揉着冻裂流血的手背,邵慧莲笑着说。

  最近一段时间,希望小学的报道占据了从地方到中央许多媒体的重要版面,网友更是好评如潮,称赞李灵是“最美乡村女校长”。对这些,李灵看得很淡:“我不想看那些报道,也不上网。我不在乎别人咋说,只想尽量排除干扰,做好该做的事儿。我最大的压力,是怕辜负了大家的关爱。”

  和李灵道别时,教室里正传来孩子们清脆响亮的读书声。这个隐没在豫东大地的希望小学,不仅孕育着李灵的希望,也正升腾起一个乡村的希望。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