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仕满的教育博客

——行走在教育路上

 
 
 

日志

 
 

魏勇:适当的强制,是教育必要之恶  

2014-12-16 10:48:32|  分类: 教育资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魏勇 《 中国青年报 》( 2014年11月13日   02 版)

    关于孩子的快乐成长有一个大的误区:把快乐局限在学习轻松、无忧无虑的层面,局限在愉快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上。一些家长常说的话是,孩子只要能够快乐幸福就好。问题是,要让孩子今天快乐很容易,但要让他未来也快乐幸福就有难度了。因为人生的一大无奈是,我们常常需要先把不喜欢做的事情做好,才能有机会做喜欢做的事情。而这种意识和能力需要专门培养。

    适当的强制让人坚强进取

    我们应该鼓励孩子去争取那些需要辛勤付出才能够体会到的快乐。在成就感当中产生的快乐才是可持续的。更何况若要追求巅峰体验,怎能没有汗水和眼泪!平平淡淡从从容容才是真,这是中老年人的人生观。我希望年轻人活得精彩,希望他们年轻时在艰难和容易的两条路中,选择艰难的路,只有这样,他们的生命才能不同凡响。我比较赞同虎妈蔡美儿的观点,“充分学习达到卓越,就可以带来开心,因为你会自信,感到骄傲并产生快乐”,我想,这样的快乐是年轻人应该追求的。

    中国有许多这样的独生子女:身体和心理都健康,但缺乏忍耐力、缺乏吃苦精神和进取心,初步表现出了闲散懒惰的特点。这在日本已经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日本学者三浦展在《下流社会——一个新社会阶层的出现》中反思了日本民主体制下的一个弊端——机会恶平等,即“少数精英分子为国家创造财富,而社会大众则消费国家财富,过着唱唱跳跳快乐无忧的生活”。今天欧美国家之所以走下坡路,原因之一就是恶平等,积极工作的人越来越少,潇洒享受诗意人生的人越来越多,导致政府税收减少而福利支出大增,既削弱了国家的竞争力,又降低了国内公共服务的标准,引发治安等一系列社会问题。底特律的破产,希腊政府的破产,西班牙和意大利的危机就是例证。当然,中国还远远未到机会恶平等的程度。但是,考虑到中国家庭很多是独生子女的状况,这种恶平等有可能提前到来。

    进取和吃苦精神,曾经是西方清教徒的名片,是西方取得科技进步和经济发展的强大精神动力,这点在马克斯韦伯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当中有明确阐述。放眼世界,今天几乎所有发达国家都曾经是鼓吹积极进取的新教国家,譬如美国、德国、英国、北欧国家等。可见,进取心和吃苦精神是一个社会永远不能丢的宝贵品质。

    只是仅有进取和吃苦精神远远不够,我们还需要培养关注远方森林的现代公民,还需要借鉴别人在创新教育中的培养机制,即在意志品质顽强的基础上加上独立思考和创造性。

    适当的强制可以培养创造力

    无自由无创造,这是常识,但孩子应该有什么样的自由,度在哪里,却是有分歧的。我觉得这需要分类讨论。

    情况一:对少数某方面天赋很高的孩子,强制,极有可能扼杀他们的天赋和创造性,应该给予这类孩子更大的自由度、更多试错的机会,把强制减少到能保证基本面良好的程度。孩子的基本面是什么?一、身体健康,二、心理阳光,三、礼貌待人。要做到这三点,需要一定的强制。对天赋很高的孩子来说,强制到此为止,他们不适合被圈养,而且大多会在这个良好的基本面上发展出自己的特色。中国传统教育的一大弊端是,将所有孩子都放在教育的流水线上,用一个模子去刻画,结果教育高度同质化,创新性人才出不来。

    情况二:对大多数资质中等的孩子来说,严格的教育比较合适。资质中等的孩子没有明显的特长,可塑性强,在一定的压力之下,他会发展得优秀;缺少压力,可能导致散漫,还可能染上恶习。要克服人的贪图安逸的天性,需要适度的强制教育。

    从我们已有的人生经验来看,要想有所建树,一般要具备三个特质:优越感、危机感、自我克制。优越感让人自信,危机感让人努力,自我克制让人理性和专注。这些特质需要家长温和而坚定地培养,需要循序渐进的生长。尊重孩子的天性,绝对不等于放纵孩子的天性。家庭和学校应该耐心地帮助孩子完善自己,鼓励孩子持续专注地做事情,帮助其逐渐建立起一个自己能独立获得成就感的生活模式——通过持续努力和专注体验到成就感。这个过程必然包含适度的强制。

    从根本上来说,强制是一种恶,是反人性的,因为“它把别人看作不能独立思想之物”(哈耶克),会对人构成不同程度的扭曲,于是,求知欲和想象力常常被扼杀了;但另一方面,强制又可以检验出创造性,可以培养创造性。强制之下都不能扼杀的兴趣,也许就是真正的天赋。许多时候,孩子并不知道自己真正喜欢什么,在大多数情况下,逼一逼孩子(以他的承受力为前提),其潜能更容易发挥出来。如果没有这样一个强制的过程,与强制方向一致的天赋或者与之对立的天赋,体现出来的几率要小得多,孩子需要深度体验或者深度试错才能自我发现。

    其实,“天才不过是做了足够多练习的人”(美国作家格拉德威尔),许多音乐家、运动员、数学家等都是如此。以贝多芬为例,他在音乐界是出了名的刻苦。4岁时,经常练钢琴到午夜12点,有时还必须等他父亲回来检查后才能睡觉,否则要挨打;舒曼为了练琴,自制一个器具夹手,以至于后来把无名指夹废了。严格的纪律、刻苦的训练是可以与创造性和谐共存的。譬如,二战时期的德国军队拥有几乎最严格的纪律和训练,但其作战时的创造性和灵活性超过世界上绝大多数军队,隆美尔、古德里安、曼施坦因是出了名的灵活运用战术的高手。

    也许,要不要强制不是争论的焦点,关键是强制到什么程度?这要因环境而异,因孩子的承受力而异。比如,虎妈式教育在美国可能合适,因为在美国一些公立学校不同程度存在着堕胎、吸毒、校园暴力事件等,虎妈式的教育至少可以让孩子远离这些东西,加之美国大环境非常宽松民主,孩子常常在学校得到了足够的赞扬,这时,父母对孩子压一压,不至于造成孩子心理问题,反而是一种矫正。美国教育部副部长奥乔亚尖锐地指出了美式教育的弊端:“我们给予孩子太多的鼓励,不论孩子做得好或不好都能受到赞扬。现在我们就发现,许多美国学生进入大学后,都过高地估计了自己的能力,他们自我感觉非常好,但其实大都眼高手低,做的不如想的多。”

    (作者是中学特级教师)

  评论这张
 
阅读(1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