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仕满的教育博客

——行走在教育路上

 
 
 

日志

 
 

引用 还原一个理性的评价空间  

2011-11-30 10:23:04|  分类: 读书有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发布时间:2011年11月15日

齐鲁师范学院山东省基础教育课程中心 李秀伟
  “绿领巾”事件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其中的是是非非也似乎因舆论的“积极”跟进而有了各方满意的判断。然而,就“绿领巾”事件前前后后的评论与争论还是足以引发我们更深层次思考的。
  作为一个教育研究工作者和一位初一学生的家长,笔者更倾向于把“给部分学生戴绿领巾”一事界定为学校甚至只是部分教师的教育“失误”,而非教育“事件”。百度搜索的200多万个结果却俨然使其成为一个具有重大影响的“事件”。当然,事件产生于舆论、媒体,以及众多愤怒的旁观者,是将学校、教师从人格、道义、公正的角度去审判,而非理性的判断。显然,选取的角度不同,得出的结论就会不同。如果我们把自己置身其中,把我们自己作为这一教育“失误”的亲历与见证者,我们的思考可能就有了更为痛楚的体验和更为深刻的理性。
  福柯曾经总结过,是这样一些人分享了这个世界合法的惩罚权力:精神病和心理分析专家、执行判决的官员、教育工作者、监狱服务人员。教育工作者赫然在列,可见,惩罚是教育工作者的权力,这一权力直接指向人的肉体和精神的自由。惩罚总是有方式的、程度的、效果的适合与不适合之分。从“绿领巾”事件来看,其方式显然是不适合的,效果也无法完整达到教育者预期的目标,而惩罚的程度是对部分学生及其家长造成了精神伤害,显然,这是一次“失误”的惩罚。
  我们继续思考,惩罚何来?来源于被惩罚者存在的问题。那么,被惩罚者的问题又是如何判断的呢?这就是惩罚者的评价。教育领域习惯称作的评价,其实类似于司法领域的审判。当评价无根可循、无情可依的时候,失误就在所难免了;当不适当的评价被大众传媒无限传播、无渊而渔的时候,事件也就发生了。
  至少,我们可以由此教育“失误”生发出关于评价的两层意义:
  一是从学校、教师角度来看,我们是否容忍了“人的个性”继而面向一个完整的“人”而教育?当学生喜欢“阿衰”、“大脸妹”、“豌豆”、“蜡笔小新”、“龙太郎”的时候,当学生崇拜“超女”、“快男”而忘乎所以的时候,当学生满嘴脏话、行为怪异的时候,当学生贪恋游戏忘却学习的时候……教师、父母忧心忡忡。其实,从根本上说,学生的某些行为大多是一种盲从,并非思想败坏或者价值观颠覆,即使有的学生说“郑成功是郑智化的哥哥,不如郑智化有名”,也仅仅是说其知识欠缺,而非德行的问题。但是,如果教育者遇到类似的问题时太为“过敏”,以至于盲目采取教育行动,力图纠偏,这样反因急于求成导致学生无所适从,产生逆反或者背叛心理。笔者在美国新伦敦中学考察时,校长请来一名优秀学生带领我们参观,并为我们进行讲解。当这名“优秀”学生来到我们面前的时候,着实让我们吃惊,有个年长的老师甚至目瞪口呆:一位十四五岁的小姑娘,头发色彩三分,三分之一的绿色,三分之一的鲜红色,三分之一的原色,即金色;鼻子上穿了个洞,戴上了一个类似“耳环”的“鼻环”(因笔者从未见过,取此名未必准确);下嘴唇上也有一个洞,也戴着一个类似“耳环”的“唇环”;倒是一袭黑袍显得落落大方。然而,就是这怪异、前卫到极致的打扮在美国中学里仍没有影响她被评为“优秀”。的确,这个学生一路上用英语、汉语交替向我们介绍学校各个校舍和场馆的功用,还不时地展示他们独特的教学与管理方式,也确证了其素质之高不是我们通过外在印象的想当然。可实际上,在相对保守的中国社会环境之下,在评价学生的时候我们常常很难如此多元化,把另类看作缺德,把个性看作忤逆……如果教育就此判断而压制了学生,那么,可能会毁掉一个个有个性的人才;如果这些学生产生了逆反和对抗心理,则会让他们真的走向发展的对立面。欣赏每一个生命个体,深入其心灵深处,基于学生情感施与教育影响,对学生的发展评价与引领就要在深刻处谨小慎微。
  二是从社会、大众角度来看,我们是否能静下心来走进“责任”的空间来评价、思考事情的理性方向。将“绿领巾”作为“邪恶的教育暴力”来讨伐教育是有其思维支撑的。然而,从回归人的发展根本来说,教育并不能解决人的发展中的所有问题,而教育是具有公共性的事业,恰恰需要在一个整体理性的社会空间中发展。作为一位成功人士,比尔·盖茨曾对青年学生说过:“你的学校也许已经不再分优等生和劣等生,但生活却仍在作出类似区分。某些学校已经废除了不及格分,只要你想找到正确答案,学校就会给你无数的机会。这和现实生活中的任何事情没有一点相似之处。”学校、教师给学生佩戴绿领巾自然是违背教育规律与人的身心发展规律的。但是,导致这一行为的社会根源显然也是存在的,我们的政治环境、文化环境、经济环境、传媒环境,乃至后工业时代的人际环境也在影响着学校、教师的思想与行为,社会理性才能最终形成教育理性,而教育理性将以无限的扩张与影响力来回馈社会。所以,“绿领巾”事件如果称其为“事件”,还是让我们反思自己,反思整个社会背景,特别是社会期待对学校教育的影响。
  1919年创办的道尔顿学校崇尚自由与合作,1921年创办的夏山学校被称为“放任学校”,成功的学校会让每个学生成功。因此,当学校拥有了自己的发展理性,当教师拥有了自己的理论思维,当学生拥有了自己的生命自由,学校才能在学生的发展中尽自己应有之力。

来源:《山东教育报》综合版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