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仕满的教育博客

——行走在教育路上

 
 
 

日志

 
 

别太艺术化  

2010-10-01 23:09:40|  分类: 工作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父母都是农民,老实得不能再老实,我没有听到过他们说过谎话。我常常接受他们的训诫,工作要踏踏实实,要把公家的事情做好。受他们的教导,我干工作不敢懈怠,谨小慎微地把每一项工作努力地做好,甚至不太敢走点儿样。有时,对于一些工作中的处理方式,往往出现农民式顽固,不太受人欢迎。

记得2003年我刚调到县小学教研室当教研员。在很多人眼里,当教研员就是“找碴的”到基层学校如果不查出点儿问题,则难以显示自己的水平。这种以发现问题的方式检查,常常让一些老师难以理解,让基层学校面对上级的检查很反感。我刚由乡镇小学教研室调到县教研室,正像刚过门的小媳妇一样,处处小心。

记得一次去某乡镇中心小学听课,印象之中好像是课堂教学达标活动,就是通过一节课的听评,对授课教师讲课水平划定等级。学校对这种牵涉评估、声誉的事情格外重视,专门安排了一名教师为我们做服务工作,引导我们到听课班级,提茶水,搬凳子,一起陪着听课。当时随我一起听课的老师是一位刚毕业不久的年轻女教师,怯怯地,显得有些慌乱。上课之前,我们进了教室候着老师上课,她似乎又想起了什么,跑了出去。我瞅了她放在凳子上的听课记录本封面,才知道她的名字。她的书写很一般,但是很工整,正如很多的年轻教师一样。她的名字之中有一个字是写错的,估计平时写字用行书,而写在封面时工整一些,才露出马脚来。我本想当她的面告诉她,但想到她一定会十分尴尬,甚至陪我听这一节课都会是一种煎熬。正好那是最后一节课,下课时,我在一张纸条上把那个字的正确写法递给了她。她看了纸条一眼,马上明白了什么意思,顿时满脸通红。等我们上车回去前,就再也没有见到她。

回去的路上,我有点儿后悔,不断的思考我的这种做法是否会伤了她的自尊,这本与教研工作没有多大关系的事情,我是否属于多管闲事。后来我想,我毕竟是真诚地帮助她,这位老师很年轻,一生之中需要签字的地方很多,总不能总把自己的名字写错吧。但是仔细一想,她一定也签了很多的字,并且相信有很多人是能够发现她名字之中的错字的,但我想,更多的人是碍于世故不说出来而已。正如我们很多的检查,很多的听评课,本来是能够发现很多问题的,但是很多人不说,并不是他们没有发现,因为考虑到一些情面,觉得说了人家不好,就是与人过不去。因此也就“艺术化”地反馈,把很严重的、弄虚作假之类的问题都舍去了,讲一些官话套话不痛不痒的话。

现在想一想,这么多年来,我碰了很多“钉子”,受了很多冷脸,很大程度上与自己没有学会艺术化地工作有关,不会看别人的心情说话,经常顶撞领导,不让别人喜欢也是正常的。不过,我从不后悔自己的言行,如果大家都不把事当成事,我们的工作还有什么意义?

我们要经常接受检查,从广义的角度来讲,检查无处不在,生活处处有检查。不管是检查者还是被检查者,都应该有一些责任意识。成绩该说的要说,问题该点的也要点出。人的修养与境界不同,不可能都能有一样的心态,因此对一些人来说,你再艺术化,只要点到了人家的疼处,“脸红”也是正常的。工作之中不能不讲艺术,但是艺术化还是应该适度为好,如果艺术过度,一片凯歌高奏,谁还会注意工作中的问题呢?

  评论这张
 
阅读(23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