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仕满的教育博客

——行走在教育路上

 
 
 

日志

 
 

晒晒太阳换换心情  

2010-12-05 21:26:12|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夜大汗淋漓,心想未做亏心事也不怕鬼敲门,咋就如此心神不定。或许与昨天晚上看小说时间太长有关,净看一些似真非真让你害怕的小说,或许最近应酬较多,身体疲惫有关。早,无其它事能够记得,只留下一个梦境片断:面对着孩子的成绩,我大哭,孩子也哭。我是从事教育工作的,这种状况倒不至于。也许平时对孩子的学习有点儿焦虑了吧。孩子的学习总是松松垮垮的,没有我们当年的那种紧迫感与主动性,这让我们很头疼。不过,面对现在的考试成绩,我们也应该有一些理性的思考,不何做这样的怪梦呢?

早饭后,翻几份报纸。有一篇小品文,引用了白居易的《题窗竹》中的一句“千花百草凋零尽,留向纷纷雪里看”。文中“留向”为“留它之意”。此句用语朴实,意境深远。人能够如竹之坚韧、顽强者,少之又少。人到中年,逼得我不得不思考,我能够做些什么,哪些是有意义的呢?

孩子去理发,我坐在阳台上看《周国平论教育》。暖洋洋的,看了一会,不断打呵欠。最近老是犯困。闭上眼睛,感受到阳光的抚摸。后来,干脆到了卧室,做一做黄粱美梦吧。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孩子回来了。他的头理的时间可够长的。孩子毕竟是孩子,总有出去偷闲的理由。爱人有点儿生气,咋咋乎乎的。

我看了看时间,已到了11点多,于是起床,与孩子一起去洗澡。南面的小区,是往年我与孩子一起洗澡的地方。每年冬季孩子跟着我去洗澡,从那个看了水害怕、进了水池不想出来的小丁点,现在成了与我齐头高的小伙子,时间过得真快呀。今年南面小区的澡堂不开,煤太贵了。那样的位置都是平民阶层,提价看来不容易。周围大宾馆也有洗澡的地方,几十元甚至上百元一张票,普通百姓是不去的,我们还不是尊贵身体,一般条件就能受用。到了东外环据说是用的矿泉水的一家。地方比较小,卫生一般。每张6元的票,估计应该是县城最便宜的价格了。中午时分,没有几个人,我在小木屋里蒸桑拿,二十多分钟,感受到热浪阵阵袭来,淌了不少汗。

回到家,很痛快地喝了几杯水。再一次逼着孩子完成作业,我与爱人包水饺。包完水饺,已近15点。姐姐打来电话,说来县城买东西,顺便给我捎来了白菜和花生。整个秋季,我没有见到她。秋天地里的农活多,她变黑了不少。姐姐没有结婚前是我们家最娇惯的,就她一个女孩,母亲格外疼爱她;结婚以后,她受了不少的苦。每每想起她,不免长叹一声。上楼,爱人收拾了一些衣服与鞋送给她。有些衣服我们也没有怎么穿,爱人说,小了,旧了。这样姐姐可能更容易接受吧。我考上师范时,没有像样的衣服,姐姐用她当托幼教师一个月18块钱的工资给我买布做了一条裤子,想想心里挺难受。这么多年,我没有帮姐姐做什么事。一介书生,还那么认真,能做什么事呢?我把姐姐送到楼下,她问我,回到了局里,是不是比以前累,工作顺心吗?我知道她始终惦记我。很长时间我没有回家,估计又让她增添了一些牵挂。

接到了领导的电话,让我到他办公室。他又一次询问了一项工作推行情况,从政策上与细节方面进行了强调,要我们把握好。我借着这个机会,把现在网络信息管理的一些观点向他作了介绍。我提出如果设置一个教育空间,让我们的老师有讨论交流的地方,甚至有一个发泄不满的地方,至少我们可以了解与引导,不会造成一些负面的影响。

现在做事情很难。这项工作全市只有临沭与郯城没有推广,有的县区已经推广到了农村。这项工作对学校来说,增加了老师的负担,没有想到家长却不理解。不能否认,这里面一定危及了一些人的利益,再加上一些人的偏激反对,用一种灰色的心理去思考这项工程,在网上发表一些过激的言论也是正常的。现在的家长,其实对孩子挺关心的,只是有一点,只要涉及到钱,大家便会有一种推测的心理思考学校和老师从中收到什么好处了。这也暴露出学校对家长的影响力极差,学校作为文明的地方,已无法极到文化中心的作用。

晨报讯,有“国考”之称的国家公务员招录公共科目笔试今天开考,通过资格审核的合格人数超过141万,他们将角逐137个招考单位的1.6万余岗位,平均竞争比达到88比1。据新华社电,今天进行的2011年的国家公务员考试,再次创下历年“国考”峰值。其中,国家能源局“能源节约和科技装备司”一职以4961∶1的竞争比例高居热门职位榜首。与往年不同的是,140余万人的“国考”大军中首次出现了171名一线工人、农民的身影,报考海关、国税、铁路公安系统的定向招录职位。不过据我分析,这种位置工人、农民也就重在参与吧。哪怕考试能够以高分胜出,对这些特殊岗位的了解与要求,最后面试的时候,也是很难过关的。别以为参与就有机会,社会的不公从孩子踏入学校的那一天,或者说从娘胎里一出生,竞争的劣势就显现出来了。

谈到住房问题,有良心的中国人不能不关注。前段时间有郑州退休矿工陈新年因无力购房而挖地下室建房的报道引发了网友的热议。更有网友发现,今年8月在南京也有一名市民掘地三尺挖“地宫”,活生生把小户型变成了复式房;而且今年以来,南京多个小区都出现私自挖地下室的行为。近日,24岁的戴海飞,来自湖南邵阳。今年大学毕业后,他在北京一家公司上班,面临高房价压力和租房不便,他利用自己的专业特长,用竹子造出一座“蛋形”小屋,作为自己的蜗居。不过这小屋的确让人不顺眼,最终不知被搬到何处去。如果房价一个劲儿再起哄,这地下室与移动小屋的事还会发生。我到过一些城市,在欣赏豪华的高楼大厦之余,也常见到低矮的高架桥下,窝棚里住着人,好心的城管呀,还能容得穷人有一个栖身之所呀。

  评论这张
 
阅读(256)|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